逆风而行

墙头众多且易爬墙,总萌极地cp

对不起我又来了😂

还是想问那个id叫誉的太太是退出乐乎了嘛,她写的五十度灰和五十度黑真的挺有意思的,今天又重新翻了一遍之前下载的五十度灰,好想看下文啊!要是太太还在的话看看我啊,能不能给我份你的文文呢?


求问一篇铁盾文

我记得是Tony第一人称,然后中间有个情节是美队二开头队长穿女装混进恐怖分子,铁人把一只口红塞到他那啥里,队长都快被他逼疯了;然后结尾是队三后队长归还了他们的戒指,等铁人赶过来的时候队长已经离开了。


真的快疯了…这结局没法接受………

看到大家在评论区的讨论了,其实这是我前两天刚看完电影一时心态崩了发的吐槽,这两天缓过来好多了。
其实,这也是我能够想到的,队长最好的结局(复联四上映之前一直担心他真的会牺牲),他的幸福也就是我的幸福了(*^ワ^*)
就是很可惜罗素兄弟们没有再加点对队长穿越时空选择留在过去的铺垫,要是能再解释解释下队长这么做不会造成额外的影响什么的就更好啦。
铁盾在earth-199999(我忘了有几个9了)的故事结束了,但还有无数宇宙的Steve和Tony正在继续着他们的传奇。被虐到的小伙伴们快去看看AA,我保证第一集就甜死你不偿命-(¬∀¬)σ
……………………………………………………………………………………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还没看过电影的小伙伴请不要点进来!!














steve最后结局强行bg太雷了吧!

首先,之前穿回复联一的时候就出现了两个队长,说明两个时空的同一人是并存的,他若是真的穿回去结婚了那另一个steve呢?接着冻着吗?

其次,绿冬鹰三人记忆没有发生改变,所以齐塔瑞人入侵纽约、奥创、内战等大事件并没有改变,那steve能眼睁睁看着吧唧被洗脑、九头蛇渗透、霍华德被暗杀吗?

而且,由于前面他们取得宇宙魔法是在1970年,那就说明最后steve也是穿回七十年代,然而那时候佩姬已经结婚生子了,去当小三吗???

所以,这个结局完全不符合逻辑,而且完全毁了队长的人设,我认识的steve不是留下一大堆烂摊子去追求自己幸福的人。

整部电影都在说过去不可改变,steve这么一结婚,逻辑上完全无法自洽,如果可以随意改变过去,干嘛不让锤哥救妈妈救弟弟救阿斯嘉德呢?谁不是失去了很多留下了很多遗憾呢?

在前面的所有电影中都明确表示了,盾佩已经是过去,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遗憾失去的爱情,虽然不完美但动人,更何况美队二中佩姬让队长放下过去,美队三也让队长为她扶棺,强行再续前缘导演你真的够了!

最后,美国队长最让人敬佩的其中一点,就是他虽然被留在二十一世纪,孤身一人、一无所有,独自面对全然陌生、一无所知的未来,却从不会畏惧退缩。过去与未来的矛盾塑造了队长独一无二的魅力,你在最后五分钟全部打破?

真切怀疑罗素兄弟到底是不是队长黑,美队三让美队和铁人支持率强行五五开,让队长长达一年多被辱骂;如今复联四好不容易让他举锤了一次,又搞了个这种结局。说真的,只是跳舞就算了,也算得偿所愿,还特意搞个镜头展示下结婚戒指???

靠之。我宁可相信他跑回去和铁罐结婚了

求文,有gg和ad一起帮助哈利打败伏地魔的文吗

想看一代老魔王与二代魔王的斗智斗勇 |・ω・`)想看夫夫携手扫平食死徒ヽ(•̀ω•́ )ゝ

pd:那个,因为不怎么吃德哈…有不是德哈的吗😂
实在没有那就德哈吧!

【切白】晴方好(1)

题目瞎取的
虽然概率up的今天无事发生,但为了宝贝儿小白还是要坚强地玩下去(你爹落泪.jpg)
鬼切你什么时候来啊啊啊啊!来个碗也行啊!

“你在想什么?”

他望向声音的来处,一个少年正坐在湖边,双足浸在清澈的水中,雾气缭绕笼罩着他,也让他的声音如云如雾般飘渺不定。

“我明天还会在这里等你的……你一定要来啊……”透过若有若无的水雾,他似乎能看到少年头上不时微微抖动的狐耳。

“我一定会来的,……”他感觉到自己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我相信你……”脸上传来了一点湿热,少年凑过头来在他脸上落下轻轻一吻。他抬起眼来,对上的是一双满是笑意的双眸,但还没等他看清对方的容颜,雾气却浓重了起来,遮挡住了一切视线………

鬼切从梦中醒来。

说不清是第几次了。这个狐耳少年似是夜晚的精灵一般,总是潜入他的睡梦中,却不待他看清容貌便悄然离去。如此反复,周而复始,即便是冷漠无情如他也渐渐好奇起对方的身份。

“你在想什么?”是他?“鬼切,作为我最锋利的刀,你可不能总是胡思乱想。”原来是主人。

“主人。”鬼切恭敬地低下了头。

源赖光看了鬼切几眼,觉得自己的利刃似乎与往日有所不同,也许把安倍晴明的事情交给他能让他没空东想西想。“鬼切,我现在有一事交由你去办。安倍晴明近来突然不见踪影,你替我去调察一番,看他是否暗地里有新动作。”

安倍晴明?就是那个著名的阴阳师么?“是!”主人的吩咐,我只需要去做就好!

于是鬼切换下了带有源氏家徽的外衣,散开长发,扮作一名富家子弟前往安倍晴明的庭院。



“梦山的雪很美吧,这在你们大江山应该看不到吧?”他牵着对方的手,蹦蹦跳跳地走在蜿蜒的山道上。

“晨间的白霜也很有美感呢,我很喜欢把它们凝成一些装饰品,装饰起来很好看的……”他突然有点犹豫地停下了脚步,踢着地上的石子“你会不会觉得这里很没有意思啊……梦山没有你们大江山人多,而且总是很冷……”

白衣的男人却微笑了,长着双角的脸庞此时是那么温柔,一点也不像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大江山诸鬼中的一员:“这里是你的家,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喜欢的。”

于是他又高兴起来了,毕竟他就是这样无忧无虑的性格。“我好想把我喜欢的一切都分享给你呀!”

对方轻轻拽住了他的另一只手,将他搂在怀里:“那就一件一件带我去看,反正我们会有很长,很长的时间的。”额头上落下了如羽毛般轻盈的吻,“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好了,白……”

小白抓了抓头发,散乱的银发一如他此刻杂乱无章的心情。沉溺于过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晴明大人失踪的现在。

明明……那个人都不在了……为什么还总是要想起他呢……眼泪为什么……就是止不住呢……

三十抽无事发生,看着寮友一个接一个出货,看着公屏一堆鬼切,看着好友三个鬼切……我却连一个碗都没有。我的心态真的炸裂了……
本来还想产产粮的……现在爱咋咋地吧

如何当一个坑导师的学生?

刷知乎被一对导师和研究生塞了一嘴狗粮,隐婚啥的真的好戳萌点~~小说果然来自现实!
话说这算不算侵权啊,第一次改编他人故事有点方……
指路原梗知乎id三省(还和吴邪三叔同名啊hhh)

   

     见到未来导师的第一眼,黎簇的脑海里就被无数条“卧槽”刷屏了。

    发现和未来导师相过亲,还往他脸上泼过茶怎么办?急!在线等!!

    事情还得追溯到两年前。

    那时黎簇才刚刚走出校门,成为一枚标准的职场小菜鸟,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作为自由人的空气,就被老爸逼去相亲。

    照理来说他爹也不是这么婆妈的人,但按他爹的话来说:“要不是你妈早早丢下咱们爷俩,这种事会轮到我来管?快滚去相亲,不然有你好看的!”

    于是迫于老爸的淫威,黎簇开始了他的相亲生涯,相了几个之后就碰上了导师。

    据黎簇同学深情回忆,当时听说这个相亲对象是个老师,工作稳定,家里条件不错,就是性格内向,不懂得讨omega关心,拖来拖去就大龄未婚了。

    本着“女大三,抱金砖”的想法,黎簇觉得比对方他大个三五岁也没什么,性格内向也没关系,反正他外向嘛!

    黎簇同学,你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等到了相亲现场,黎簇惊了。

    首先,该名相亲对象不是原先以为的女性alpha,是个男的!

    其次…………这哪里是只大三五岁啊,这位都三十多了好吧!!

    我特么23啊!和30多的相亲啊!

    鸭梨同学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算了,给他给面子走走过程就得了。

   
   

    结果对方一开口,黎簇更惊了。

    老男人先是特别认真地把自己条件介绍了一遍,语气里是满满的洋洋得意。黎簇还没来得及吐槽,接下来这位仁兄的话让他真的坐不住了。

    “作为alpha,我希望婚后omega能老老实实在家做饭干家务带孩子,你那什么破工作也别做了,婚后赶紧辞了。”

    “看你的样子估计也不太聪明,学习不好吧?没关系,我的智商够给以后咱俩的孩子改造基因了。”

    “你还是处吧?你不用问我,我不是处,但我希望我老婆得是处………”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人啊!这样的人要能找着媳妇可真是见鬼了!!

    黎簇深吸一口气,缓缓扯出微笑,在老男人喋喋不休中端起桌上的绿茶,轻轻一扬手——

    于是这一切就导致了现在这样尴尬的局面。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所以下次再路过很容易掉进弹坑里啊!

一个小小的脑洞~

脑了一个流星蝴蝶剑au,一个被禁足在家的大家闺秀,一个冷漠无情的杀手😉但是纠结大家闺秀应该是黎簇还是吴邪。
于是有妹子回复我说:叛逆大家闺秀就是黎簇了,傻版玉娇龙😂😂
所以,咱们鸭梨应该是男扮女装还是女扮男装呢2333

【邪簇】一只鸭梨的故事(下)

终于完结了一篇,鼓掌(啪啪啪)

        有一天天真出去觅食了,鸭梨正呆在草地上晒着太阳,结果树丛中突然窜出一只狗,在它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把它衔在嘴里飞快跑走了。原来汪汪狗已经跟踪它们好几天了!

        鸭梨被带回了汪汪狗的家,它天天都想逃跑,但直到把自己弄得遍体凌伤还是毫无办法。它等着天真来救它,但是等啊等,树上的叶子绿了又黄黄了又绿,天真却始终没有来。

     
        

         “汪汪狗好坏,小梨好可怜,天真怎么还不来救它呀……”毛毛小朋友不开心了,鼓起的脸颊就像只饱满的小鸭梨。

        吴邪好笑地在他的脸颊上戳出两个小酒窝:“别急呀,你怎么知道天真就不想救小梨了呢?”他的语气忽然带上了一股子惆怅,仿佛是在追忆着什么:“有些时候有些事不是你所能决定的,即使是再想保护的人也很难护他平安……”

         “爸爸你说什么我听不懂诶……我想知道小梨和天真后来怎么样了~”

        “别急啊毛毛同学,后来啊………”

       
       

        后来有一天,在鸭梨几乎都要放弃希望的时候,一只蓝色的鹰出现了,它非常厉害,一下子就打倒了好几只汪汪狗。鸭梨不认识它,但最后还是跟着它走了。

        因为它说:“是天真让我来救你的。”

        鸭梨虽然很气愤天真不来救它这件事,但它实在是太想再见到天真了,心心念念到连梦里也都是天真那张蠢蠢的猫脸。

        它们已经赶了好几天的路了,也就是说它和天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了,想到这点鸭梨脸上又重新有了笑容。

       
       

        然而好事多磨,在一片树林里,它们被汪汪狗追上了,为了引开追兵,老鹰不得不丢下鸭梨先离开,而鸭梨则拖着受伤的身躯往另一个方向逃亡。

        跑啊跑啊,鸭梨渐渐跑不动了,它感到自己已经倒在了草地上,却再也没有力气动弹一下。

         昏昏沉沉中,它感到有雨水洒落在它身上,炙热的阳光炙烤着它,伤口让它痛苦难耐却进一步侵蚀了它的意识,身下的泥土仿佛要把它吞噬掉……

       
       

        它是被软软的略带粗糙的舔舐唤醒的。它睁开眼睛,发现是天真正带着笑意看着它,它看看自己,发现自己已经和之前不一样了——现在的它不再是一个梨子了,它成了一株苗苗。

        天真也变得不一样了:它原本整洁的皮毛乱糟糟的,甚至有几处光秃秃的;一直干干净净的脸上有好几道伤痕;但它的眼睛还是那么的亮,一如鸭梨记忆里的,即使是那样深的夜里,也依旧闪闪发光。

        “你来了。”鸭梨听见自己说。
         
        “嗯我来了。”天真小心翼翼地蹭了蹭它的叶子。

        “那你还会走吗?”

        “再也不走了,我现在只想守着你,看着你长大。”

         
        吴邪讲完故事,发现小孩儿已经睡着了,正打着可爱的小呼噜。他替孩子掖了掖被角,在他额前印下一个轻轻的晚安吻。

        他打开房门,发现黎簇正站在门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有一会儿了,一只迷人的黑猫?嗯?你可真是个有良心有自知的吴邪啊。”

        吴邪摸了摸鼻子,尴尬地一笑。

      
        即将关灯就寝前,黎簇突然转过身把头埋进吴邪怀里。

        “真的不会再走了吗?”

        吴邪亲了亲小孩儿的头发:“嗯,再也不走了。”

欢迎加入邪簇赤道泰迪饲养基地,群聊号码:788378806